??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吴喆华:一圈一圈

发布日期:2021-11-10 15:47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年早间编辑,五年特报记者,我的手机软件显示:国内飞行距离182176公里,算上未统计在内的巴西奥运来回四万公里,总计22万公里的距离,足以绕赤道五圈多。

  关于我,似乎有个符号式的标题——“可以没爱情,不能没有真相”,这是第一届“好记者讲好故事比赛”中,“厨神”东哥赐我的题目,起得很好,比赛顺利过关,演讲稿也刷了屏。但现在想起来,当时部门主任“刘经理”的担心不无道理,他曾问我,“喆华,这个标题影响你相亲么?”

  从结果来看,影响!三年之后,在我已过而立,身边同事抢购学区房之时,竟然还有人让建议我用这个题目写广播年华,“居心何在”!为了改变很多人对我的固有印象,这次的题目是,对,就是《一圈,一圈,一圈,一圈,一圈》,五年特报记者,飞地球五圈,合适。

  第一圈,我没飞,留在了早间节目部。我写稿慢,剪录音慢,时常慢着慢着天就亮了,我至今记得九点多从台里走出来时,看一眼太阳,那种眩晕的快感。有一次台里周末踢足球比赛,刚好赶上我下夜班,“门神”小潘和董姓队长把我床上拖起来,盛夏正午,我血染绿茵,踢着踢着鼻血就喷薄而出。熬夜熬不动了,我告诉自己,这不是可以通宵玩游戏的校园,而是一份已然全身心投入的工作,每一个夜班,消耗的体力精力,要对得住一起熬夜的同事,对着住把脸都熬黑了的“樊大师”,更要对得住早晨播出的节目。早间节目部,这个拥有中国新闻界最长夜班的部门,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我有听说采访部的一个段子,有姑娘在相亲时,在金融街的某小资咖啡馆,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表。突然手机响了,姑娘说,对不起,我马上要出去连个线!后来,这次相亲竟然成功了,我估计是男方被中国之声的美妙连线打动了。

  如果换成特报部,这个段子就是,姑娘手机响了,她说,对不起,我马上要出差了!再见!

  所以在当时,我是倾向前者的,我鼓起勇气向领导直抒胸臆:我,我想当记者。领导说,因为早间太苦了?我说:不,我不怕吃苦。领导又说,那你去特报吧,那里更苦。

  很多人问我,你是跑什么口的,我说舆论监督、突发事件、重大报道。还剩三圈,我分别讲。

  在我入职特报以来,工作量一直名列前茅,而优秀的舆论监督作品,却集中在前三年。前两天和新生交流,讲特报工作的成就感,以舆论监督报道尤为甚。

  一是报道要促进制度层面的进步,比如《河南“眼花法官”判错案,促错案终身追究制度首次问责》;二是能改变不良现状,比如《部分赣南脐橙检出苏丹红 催熟染色成“行规”》;三是能改变部分人的命运,比如《河南周口14名考生高考志愿被篡改》;四是有国际国内的舆论影响力,比如《烟台富士康雇用大量未满16岁学生军》,当时涉事的富士康、日本任天堂等公司都对报道作出回应,国际上华尔街日报、BBC等也做了跟进。舆论监督,做的是负面,出来的效果要是正能量。

  有些选题,出于暗访的必要,我扮演过各种角色,包括学生、工人、超市采购员、房地产中介、死者家属、采访对象的儿子、孙子、男朋友等等,开玩笑说,我的“演技”相当于三线明星。

  有人经常问,你被打过么?你被发现过么?实话说,没有。但舆论监督报道中的各种惊险,恐怕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我进富士康的时候把采访机“含”在嘴里过安检;在河北采访被发现的时候,我躺在平板车上盖块塑料布,装建筑垃圾脱身;我也被曾被人从内蒙古追到北京来威胁,还有人给我打电话号称要炸公交车……

  但是,年轻时候不干几年特报,真的不过瘾,这是一辈子的财富,而你走过的路,可能是别人几辈子难以经历的。

  “大白”走后,特报经历最多突发事件的是“小白”和我师傅刘拉拉了。突发新闻是一种“瘾”,对记者来说,那是猫嗅到老鼠味道的兴奋感。开始阶段,突发就一个字,快!雅安地震,我乘坐军用直升机直达震中,为了减轻重量,我们甚至放下了部分行李,那种轰鸣声和在山谷低空飞翔的紧张感受,至今回味。

  所有的房间都是危楼,余震不断,有命令不能睡觉,但没办法,几个记者和群众还是在一个看似安全的楼房一层打地铺。怕睡死,大家轮流值班,矿泉水倒着放,倒了就证明有余震,要快跑。半夜突然有人大叫,地震,旁边的哥们一个鲤鱼打挺,闷头就往外跑,黑暗中没看见楼里的柱子,一下撞得头破血流。不过那一霎,大家都笑了,仿佛一下子释然了,管他,接着睡!

  在我负责报道的一个安置点,天气预报几天都有暴雨,但雨一直没下。那天晚上,包括部队和群众都睡得很沉,半夜,雨倾盆而下,迅速就淹没了临时搭起的简易帐篷,次生灾害风险极大。必须转移!正在写稿的我迅速放下手中的活,挨个去叫驻守的武警官兵,和正在睡梦中的群众,也找人马上通知政府,由于之前有预案,大家一起排水转移,安然度过那个通宵的夜晚。天快亮时,我调试卫星电话,给早晨的新闻纵横栏目发出了宝贵连线。

  突发事件是对身体和意志的折磨,在去年底深圳12.20滑坡事故,我和同事也是半夜赶到,一连几天,白天采访晚上写稿,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睡眠,甚至彻夜守候,要管突发动态,也要做原因调查,每次跑突发,头发都要掉一堆,肉反而要长几斤,因为他们都告诉我,多吃点,下顿不知道啥时候来了,然而后期保障迅速能跟上,下顿,依然能准时到来。

  这几年里,我经历了天宫一号、天宫二号、十八大、两会、丝绸之路、里约奥运会等主题的重大报道,这些在中国历史进程中产生巨大影响或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重大事件,能够置身其中,我无比幸运。

  每一次重大报道,不是练兵场,而是一场考试,就像易建联在里约说的一样:我们不能拿奥运会来练兵。科比说,你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吗?可是对于奥运记者来说,这些天,差不多能见到24小时的里约。17天的连续赛程,我必须完成录音报道、连线、手记、新媒体、直播等等工作,每天难有完整睡眠,强度之大,足以脱层皮。一头扎进场馆、新闻中心、宿舍,当然,在采访之余,我和郎平、惠若琪、张常宁、傅园慧合了影,这算是对我奥运报道的一种记录,我认为远胜过里约的海滩、高山、美食美女。

  我只去过一次海滩,至今记得女子20公里竞走决赛后,里约美丽的Pontal海滩上,响起《义勇军进行曲》,刘虹拿着金牌,笑靥如花。能够现场看到中国选手夺冠,升起五星红旗,那种感觉,啧啧,你们自个儿想吧~

  “一核”即由太原市区、晋中市区、清徐县城、阳曲县城构成的太原都市区,是全省城镇体系的组织核心,经济转型发展的增长极核。“一圈”即太原都市圈,是以太原都市区为核心,以太原盆地城镇密集区为主体,包括太原、晋中、吕梁、阳泉、忻州五市的30个县(市、区)。

  ■阅读提示:7个城市纳入一小时生活圈、社会保障关系互联互认、推动居民日常生活“一卡通”……这是“一圈”7市的未来面貌。根据《省会城市群经济圈发展规划》确定的功能定位、发展重点,我省统筹推进规划区域内资源开发、产业融合、市场开拓、环境治理等重大事项,实现规划一体化。

热透新闻 | 星声星语 | 娱乐新闻 | 历史咨询 | 教育新闻 | 军事新闻 | 汽车资讯 | 财经资讯 | 健康新闻 | 时尚新闻 |

Power by DedeCms